返回
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目录 > 网贷投资 > 地方监管局重拳处罚车险手续费“作弊”行为

地方监管局重拳处罚车险手续费“作弊”行为

地方监管局重拳处罚车险手续费“作弊”行为
2018-12-06 10:20:09
车险手续
  车险手续费的恶性竞争一直是困扰财险公司业务发展的弊病。不断攀高的手续费不断增加着承保成本,迫于生存压力,部分险企不惜铤而走险,通过虚构技术服务费、宣传费等各种名目,暗地里通过“补贴”将费用返给中介渠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11月以来,各地银保监会监管局对多家财险公司开出罚单,涉及“隐瞒手续费支出”处罚的有四家财险公司,其中,内蒙古监管局对一财险公司的处罚文件显示,“2017年,148笔车险保单‘特别约定’中载明的手续费支付比例与公司实际支付的手续费比例不一致。签单保费253393.51元,保单‘特别约定’载明手续费金额68651.71元,实际支付手续费111903.28元。”并对该险企处以50万元的罚款。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近年来,各家保险公司抢夺份额的冲动使得行业费用率上升势头迅猛。鉴于手续费率对财险公司车险业务综合费率的影响巨大,银保监会和各地保险监管部门、行业协会均在不遗余力地推动和促进手续费合理定价的行业自律。” 
  
   中华财险独领百万罚单 
 
   今年11月,在各地监管局针对车险“手续费”问题下发的罚单中,属内蒙古监管局的处罚最大,对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财险”)开出的两笔罚单合计罚金有百万元。 
  
   11月15日,内蒙古监管局发布的处罚文件显示,“经查,中华财险内蒙古分公司存在编制虚假资料的违法行为。2017年,148笔车险保单‘特别约定’中载明的手续费支付比例与公司实际支付的手续费比例不一致。签单保费253393.51元,保单‘特别约定’载明手续费金额68651.71元,实际支付手续费111903.28元。” 
  
   另一张针对中华财险赤峰中心支公司的罚单显示,“2017年,中华财险赤峰中心支公司通过技术服务费等科目列支费用305380.55元,实际用于支付车险市场手续费。”内蒙古监管局对于上述两次违规均开出了50万元的罚单,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罚款。 
  
   11月12日,天津监管局下发的处罚文件显示,渤海财险天津分公司虚列服务费,套取资金用于向相关代理机构支付机动车商业保险超出约定代理手续费比例以外的销售费用,造成财务业务基础数据不真实。此外,渤海财险天津分公司还存在“延迟确认管理人员和销售人员基本工资费用,造成业务及管理费等财务基础数据不真实”的情况,并决定处以38万元罚款。 
  
   此外,新疆监管局于11月9日向两家财险公司下发罚单。其中,针对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昌吉回族自治州中心支公司的违法行为开出了10万元罚单。“2017年3月至2018年4月,通过虚增劳务派遣人员工资,套取费用累计170073.06元,为编制外人员发放劳动报酬;2017年1月至12月,以查勘车辆的名义在赔款支出-间接理赔费用项下套取费用累计20442元,用以支付公务车辆的修理费;2018年1月至5月,通过虚增代理人手续费套取费用累计32333.66元,用于车商业务渠道的维护和推动。” 
  
   针对平安财险乌鲁木齐中心支公司编制虚假资料的违法行为,新疆监管局开出了20万元的罚单。处罚文件显示,“2018年1月1日至4月30日,车代业务一部制定业务促销方案,通过虚构宣传费、广告费等经济事项,套取费用共计65.95万元。” 
  
   “报行合一”压低手续费上限 
  
   在财险公司手续费的无序竞争中,通过手续费“作弊”突破监管红线,在各地监管局的处罚文件中被揭露出来。 
  
   随着车险竞争的加剧,各家保险公司抢夺份额的冲动使得行业费用率上升势头迅猛。2018年上半年,平安产险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为225.93亿元,同比增长65.4%;太保产险车险业务手续费及佣金为111.73亿元,同比增加62.4%;人保财险没有单独披露车险手续费,但整体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支出达375.92亿元,同比增长46.1%。 
  
   鉴于手续费率对财险公司车险业务综合费率的影响巨大,银保监会和各地保险监管部门、行业协会均在不遗余力地推动和促进手续费合理定价的行业自律。 
  
   今年7月,银保监会办公厅下发《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要求各财产保险公司报送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其中,手续费包括险企向保险中介机构和个人代理人(营销员)支付的所有费用,包括手续费、服务费、推广费、薪酬、绩效、奖金、佣金等。 
  
   7月以来,大型保险公司呼吁行业实施手续费自律,借机重新约定了新的较低手续费率,并从8月1日起逐步实行,也被认为是今年“报行合一”的一部分。“报行合一”压低财险公司的手续费上限,挤压了各家公司“变相降价”的空间。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称,“报行合一”多年前就已实行,今年的重点是手续费细分指标要求更多了。他表示:“如果违反《保险法》的这个要求,对应的处罚都是比较严厉的,这也体现了公司对精算定价和成本管控方面的承诺。
[ 消息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上一篇央行出手!万亿资金将迎来洗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一篇最后一页